那花花绿绿的小雨衣

作者:卡宾达树皮资深小

这是冬雨的时刻。

  上天赐给一场雪,而我们却选择了一场降雨。

  冬天的雨,三日三夜不知疲倦地敲打我窗,细如丝,密如网,浓似烟,这哪儿是北国的冬季,分明是江南的三月,醉了黄柳,醺了绿堤,肥了池水,瘦了相思,不知这淅淅漓漓的冬雨湿了谁的眼,只见它捂严实了华北的高速路,逼停了首都飞机场的航班,焦急了旅人的等待,任性地在华北大平原的怀抱里撒着欢儿,踢着脚儿。

  这是一场的的确确的冬雨,一场久违了的初冬时分的豪雨。它曾经鲜活在许多年前的记忆里,滴在敞开的棉袄领子的细细的脖颈里,凉啊,真凉;钻进少女那蓬松的发辫里,像摸了头油一样的顺滑,年轻的甩甩头飞扬起片片水雾,爽啊,真爽;它还不知不觉地浸入露了洞的白球鞋里与臭袜子一起不弃不离地粘连在脚底,烦呢,真烦。雨还拦在我们上学时的沙子铺就的大路上,湿在永远也念不完的书本里,从乍寒料峭的枝头一直沁入冬麦的根须深处。

  眼前的这场冬雨,让城市和柏油路更加的美丽洁净,匀速前行车轮与路面窃窃私语,扬起的水花像是为车子插上了飞翔的翅膀,雨刷忙碌地挥舞着长长的手臂,莫慌的,等等又何妨,人行道上,走着一对老年夫妇,手牵着手,穿着厚厚的冬装,一柄淡雅的花伞,仿佛只有漫步,车子轻轻滑过,向他们投去热烈的羡慕的目光。路上多是送孩子上学的车流,孩子们背上的大书包,那花花绿绿的小雨衣,汇集成港城清晨一幕幕动人的雨景。

  多想在这样的时刻放松自己,到雨中的海边漫步,那儿曾是工作过十几年的地方,在港城的大规划中,在勤劳的岚山人的手中,不到一年的时间,占地数万亩的集休闲、娱乐、商住、高档商贸园区已腾空出世,高高的白色帆船的雕塑望向远方的太平洋,八方的游人幕名前来,夕日黄海岸边的无名小镇正待崛起,蓝色的海州湾畔商机无限。

  小雨“沙沙沙”,这是冬雨时刻,不也正是岚山人民凝心聚力加快发展的时刻吗?


咨询订购 微信:ctvsss